每日新聞 Dailynews

在職場生態中,有一種加班屢見不鮮,令人感到心累:「唯時長論」「坐班不做事」「領導不走我不走」等形式主義加班現象,正在污染我們的奮鬥精神。


1


以加班為名怒刷存在感


「如果領導晚上8點走,你要等到他出辦公室的一刻,看見的是你在讀文件或者敲鍵盤的畫面。如果他問你『還不下班啊』,你就說還有點事要提前做好準備……」一名地方國企工作人員說,這是自己「刷存在」的小秘密,「沒辦法,現在就是這種風氣,只是為了在領導面前混個臉熟」。


是否真有這麼多工作要做?他回答:「效率高的正常下班之前工作就做完了,晚上在食堂蹭個飯,等領導的時候也可以『摸摸魚』。」嘆了口氣,他接著說:「我也不求領導提拔我,其他人這麼做,你不做,人家就會覺得你不上進、不認真。」


主動加班只為「博領導一個點頭」的現象在職場中並不少見,有些單位甚至還成了常態,出現一種「不加班就不上進」的認識。不僅如此,這種「怒刷存在感」的形式主義加班還從線下延伸到了線上,「朋友圈辦公」「聊天群加班」儼然成風。


有這樣一張照片——微弱的燈光,書桌的一角,一台已經打開文檔編輯軟體的電腦、一摞文件。配上一段文字:終於忙完,第二階段又要開始了。發布時間:2019年某月某日,凌晨3點……一名企宣部門的工作人員展示了一名同事的微信朋友圈內容。


這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她和這名同事的工作內容幾乎一模一樣。從照片中文件的內容來看,這是二人合作的項目,她同事發這條朋友圈的當天下班前,工作就已做完,沒有加班的必要。結果第二天給領導彙報的時候,領導著重表揚了她同事很用心、不容易,一直加班到凌晨,還給這條朋友圈點了贊。



2


坐班不做事,乾瞪眼、做樣子


曾在南京一家電器零售企業總裁辦工作過的張女士介紹,當時公司有個特點,就是「領導不走,你也不能走」,「讓領導看到我們艱苦奮鬥的樣子,成為不成文的規矩,他不走,我們就不能走,坐都要坐到晚上9點」。


王女士表示,由於實在受不了這種工作作風,自己最終選擇辭職,「辭職后,感覺人輕鬆了,年輕了好多」。


有相似遭遇的還有在北京工作的王律師。他說自己上司時不時會讓下屬在辦公室待命,周末也常被要求去辦公室加班。「有一次,老闆出差回來,晚上6點多下飛機,讓我們全體留在辦公室等他,說是馬上到。結果晚上9點多才出現。然而,來了之後也沒有任何事,大家互相干瞪眼3個多小時。」


「活兒沒幹完,大家都會自覺加班。」王律師認為,因為職業的特殊性質,不一定非要在辦公室加班,早點回家幹活兒也一樣,要所有人都在辦公室擺出一個「大陣仗」實在沒必要。


不少受訪者表示,確實是工作需要的加班肯定會儘力而為,但是走形式、擺陣勢、做樣子的加班,真的讓人很心累。還有受訪者直言,公司的形式主義加班已經讓其心生去意。



3


奮鬥要注重效率和業績


不少公司職工表示,企業要發展,員工必須要奮鬥,但絕不靠形式主義加班這種「假奮鬥」來實現。奮鬥的過程,必須注重效率和結果導向。


湖南某國企負責人余莉莉認為,企業要樹立不看苦勞、看功勞的導向,根據實際工作需要加班,不加沒必要、沒效率、沒業績的班,不鼓勵大家做很勤奮、沒業績的「小白兔」。


還有企業負責人認為,一旦出現加班現象,應該從僱員和僱主雙方找原因。如果是員工自身問題,應督促其儘快提升工作效率;如果是因為工作量太大,公司要考慮加派人手,協同其一起完成。


「千萬別讓形式主義加班污染了我們的奮鬥精神。」中南大學人力資源研究中心主任顏愛民教授分析,解決形式主義加班,途徑是提高勞動效率和勞動質量。勞動時間的長短建立在崗位特點的基礎上,過去,勞動密集型、發展粗放型的產業居多,不多干、不加班可能就沒有效益;如今,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,仍然離不開奮鬥,但更需要企業聚焦內涵式發展,提高生產效率和水平。


來源:《半月談》2019年第9期

記者:陳宇簫


監製:劉洪 陳璟春

編輯:谷朋

校對:蔡夢曉

你們單位有這種情況嗎?